This Category : 無双/バサラシリーズ・歴史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京極宰相殿

2010.07.24 *Sat
京極高次

江~姫たちの戦国~(2011年・NHK大河ドラマ、演:斎藤工

↑↑↑跑去查资料的起因确实是因为这个啦=w=

之前觉得名字熟,后来一想浅井三姐妹的二姐初嫁给了京极家,可不就是这一位么XDDD。

这位幼少时期作为人质在美浓度过,后与妹夫(妹京极龙子,一说姐)武田元明共属光秀麾下,在本能寺之变后曾一同攻打过秀吉的居城,不想山崎之战里光秀败于秀吉,元明自杀而高次出逃。然而妹妹龙子在之后嫁秀吉成为侧室(后称松之丸殿、京极殿、西之丸殿,在当时是与淀殿能相提并论的美人),高次也得以结束逃亡之路,仕官于秀吉之下。天正十五年娶了信长之妹・阿市的二女儿初,又因九州征伐小田原城战之功一路平步青云,文禄5年已经是从三位参议了。

其实高次之母为浅井久政之女,妻为已故浅井长政・阿市之女、秀吉侧室淀殿的妹妹,自己的妹妹又是秀吉也相当钟爱的侧室,这段渊源便也在当时受到指摘,所谓高次在仕官出世之道上自己并无显著功绩、靠的只是女人裙带之风,因而被起了个蛍大名的浑名-。-

在秀吉死后、关原之战爆发之前的庆长5年,高次一方面让弟弟高知和家臣山田大炊相随家康征伐上杉,一方面在三成多方邀请之下,因自己的大津城守备薄弱一时投于西军之下,并将其子(后之京极忠高)送为人质,一边准备关原出阵,一边向东军传递西军的动向(…….)。9月3日高次在大津城聚集人马军粮,正式背反西军,以笼城之法拖住了毛利元康、立花宗茂的进攻,使西军的这两大军势未能上关原决战。

但实际上大津笼城战最后高次是落败的,投降之后在园城寺落发,一度进入纪伊高野山。关原战东军胜利之后家康嘉奖其功,请高次下山,并封为若狭国主。于47岁之年去世,后继为其子忠高。

参考wiki→京極高次

不知道明年大河剧里能做多少戏份,算上和主角江(高次正室初之妹,浅井长政三女)的渊源应该还是能看到好些的吧><。一応把这位的生平都写了一下了www

但说到大阪战还是想起幸村和父亲将川秀忠军势拖住的事……..另外我还是不喜欢川狸猫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说来虽然兄弟我都很少萌......

2010.05.21 *Fri
但是我还是蛮喜欢伊达家从兄弟的哎.....虽然也不太算是CP。
两年前写这个的时候似乎是被和泉那张图给冲击到了
...以及就是果然我还是最喜欢无双的小少爷=w=


伊达政宗/伊达成实


(五月雨)

成实伸手拉开了纸门,外面的雨声似乎比之前更清晰了些,然而听上去却不太连贯,潮湿的空气里混杂着庭院中花草的清新味道。

他皱了皱眉,又去看手里拿着的高丽纸,上面是非常流丽的手书,于他而言相当熟悉的笔迹。

「別に用はないけど雨が続いたから退屈してるだろうと思って」

他对着这句简短的话看了一会儿。

“的确很无聊啊……”成实低声地自语道,这场五月的雨看来会比想象中下得还要更久些。



(涉川城炎上)

目力所及之处俱是火光。

火药的威力果然不是假的,成实用手背用力地抹了下粘滞在眼睑上的血,舔了舔嘴唇,腥涩的味道。右手的手指因为受了火伤而血肉模糊地粘连在了一起,几乎无法拿刀,他用左手正了正刀把,重新将刀拿稳。

身后传来了一部分城壁轰然倒塌的巨大声响,他眯起眼睛望着火舌舔舐着残破的石块和被四处丢弃的敌方的旗帜,忽然觉得有一种快意在胸腔中猛烈地叫嚣起来。

“二百六十……”

他笑了笑,那个大概是讨取敌人的数目,可是现在他也记不太清楚了。

……

政宗走进来的时候成实正试图挥动自己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右臂,严重烧伤的右手被绷带裹了一层又一层,模样可笑得像一只笨重的大锤。

“喂,藤五郎,”政宗开口说道,对方一下子从榻榻米上跳起来,接着朝着政宗的方向猛扑了过来。

十九岁的独眼龙个子还并不是十分高,同时拥有着叔父和从兄弟的双重身份的成实几乎比他要高一个头,很顺利地用双臂搂住了政宗的脖颈,然后像平常一样笑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应该是两百六十三人。”

他大声说着,声音里带着些少年轻狂的笑意,近在咫尺的脸上也缠着绷带,刚好遮住一只右眼,白色的布带下面微微渗出些干涸的血迹和没有被完全挡住的细小伤痕。左眼里映出的是年龄相仿的伊达家当主的脸,完好的一只眼睛直直地注视着他,眼罩上是华丽精细的竹雀家纹。

「こんなのおまえにぜんぶあげるよ」



(背叛)

后来自己的正室和孩子在角田城自杀的消息也传了过来,一时间他陷入了无法作出恰当回应的沉默,对面端坐的是正在等待他的答复的直江山城守。

他早就可以想象得到那个人的愤怒,让屋代景赖出兵攻打角田城这样的事情也并不在意料之外。

他用手按住眉心。

……

“哼,藤五郎,你看着吧。”

少年时代的独眼龙一只手按着影秀,斜挑起唇角露出个耀目的笑容。

……

他终于俯下身,慎重地向对方行下礼去,声音异常地低沉。

“藤五郎虽已离开御家,但心已感愧对之。”

他顿了顿,语调缓慢然而十分坚决。

“——故不能再叛也。”



「別に用はないけど雨が続いたから退屈してるだろうと思って」现在看来也.....很萌吧的确很萌吧!

Copyright © This Cat Is A Landmine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bee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