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This Category : DRRR!!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继续攒片段

2010.08.24 *Tue
www虽然第一段不是这分类里的


[いちごミルクの人]花

走在前面的男人忽然蹲了下来,专注地望着地面上那一小捧花束,花瓣在微风里轻轻摇动着。

宫城一言不发地抿着嘴唇,她溜肩的上司半个侧脸都在夕阳橘黄色的微光里面,眯细着眼睛嘴角有个若有似无的微笑――自从那天在桥上伊达从身后拿出花束之后,她总觉得这人那软绵绵的笑容里都能开出花来,就好像她真的相信了那个拙劣的魔术一样。

可是这会儿他蹲在她的哥哥死去的街角,注视着花束一动不动,一瞬间她难受得几乎想哭。

“伊达先生,”她喊道,对方愣了愣才回过头,看着她有点不知所措,连眼角的鱼尾纹都一清二楚。

该回警局啦,她索性板起脸,那人啊了一声慌张地挠着头,接着苦着个脸开始往来时的桥上走;而她只是望着那个背影,视野里就有花瓣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



デュラララ木さん

这一次折原临也并没有在月圆之后的那个清晨一身狼狈地出现在密医的公寓门口;直到几天后的下午新罗才在图书馆的小阅览室里见到他,那时候情报贩子正随手将一本普希金诗集放回书架上,看过去毫发无伤,除了颈窝处一小块与全身打扮不那么协调的兔子形胶布。

“对,是那两个小姑娘干的,”看见长年的好友开始在眼镜后面露出笑意时临也没好气地承认道,一边伸手去扯开那块胶布,映照着夏日午后的阳光脖颈越发显得苍白。他身体的恢复速度还是比常人快很多,就连颈窝的那道伤口现在也只剩下淡青紫色的痕迹――那天在荒无人迹的野地里静雄大概是想就这么把他吞食拆分入腹,血肉连着骨头一起,他轻快地想道。

“嘛,虽然是折原君的话其实怎样都好啦,”密医微笑着朝那个印迹看了一眼,“看来那真不是普通的咬合力度。”

“普通?我还以为霸王龙早就在地球上销声匿迹了……别碰,疼死了……我说啊,像小静这种狼人也太犯规了点吧?”

那折原君自己又怎样呢?对方轻松地反问道。他低垂下眼皮扭着一边的嘴角笑了出来;――你明明知道嘛,新罗。



ヴァロヴァロマジかわいい

“啊啊――让我猜猜,这一刀是准备直接切入我的喉咙,因为你觉得那是让我停止说话的最有效的方法?”男人挑着细长的眼角,手指滑过金色的折扇然后轻飘飘地按在刀尖上,那迫近他喉头的长刀也并未因此退开半分。他饶有兴味地望着自己的部下,面前的异国女子披散着金发,穿着小袖和肩衣却在领口处露出些许白皙的肌肤。
“当然这的确是你的作风,瓦罗娜小姐。不,或者应该说,”他极尽拿腔作势地说着,那个声音却令人不禁想起秋日高远的天空来――接着便微微一笑。
“――我美丽的长剑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 DRRR!!

存+@

2010.07.29 *Thu
from落日

負け犬の優位/けもの道を駆ける/甘い嘘の譲渡/逃げ水の中のあなたが笑う/指を破壊するために/背骨の強かさ/行方知れずは君だ/壊死寸前の銀河の中で/今、世界が群青になる/骨は溶けない/わがままに/背中の焼ける音/くちづけて、まっさらな首すじに/

fromnancy, I love you

あまりに無垢な銃声だったので/君の目に亡き夏の日の夢を見る/愚者とスコール



=w=男朋友技术支持的小捏他。
CATEGORY : DRRR!!

カウントダウン

2010.07.29 *Thu
…只穿毛毛领和无证司机的故事断片

嗯其实是和男朋友的bonnie and clyde paro。…其实挺明显的吧?(才怪)



“你这跳蚤混蛋……说到底那天你就只是想随便找个司机而已吧?啊啊?!”

他吼出这句话的一瞬间临也如他所愿地住了嘴,唇角往下别了别,接着像是觉得没劲了似地用小刀朝他的手腕上戳了几下,一副“小静烦死了,快把手拿开然后去死”的神情。在暴怒的当口静雄想着该翻出藏在那毛领外套里的刀全数折断,或者是直接使力拧断这家伙的脖子――事实上他两样都准备做,手下那隐约的一点淡薄体温让他不由自主地收紧了手指;临也皱起了眉,半抬着下巴死盯着他,小房间黯淡的灯光下面那瞳仁仿佛带了层暗红色,――令人作呕。

静雄放开手向浴室走过去,索性把浴室那扇老旧的门摔坏了一半,锈迹斑斑的门把手晃了晃还是掉了下来,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不那么悦耳的响动。临也咳嗽了好一阵才直起身,眼角往地下瞟了一眼,就露出了个惯常的微笑来。

“去死吧,”他愉快地说道。



十分钟后静雄就发现房间里已经没有了折原临也的身影;在墙上砸出一个坑以后他开始在裤袋里胡乱地翻找车钥匙,无果,甚至连衬衫也不见了,床上只剩下他的色背心、被扭成一团的领结和皱巴巴的烟盒。

他叼起根烟在床头坐下来,水滴顺着没擦干的头发往下掉,――刚才他曾经把折原临也按倒在这床上――他这么想着汹涌的杀意就一直溢到了喉咙口,还剩三秒钟他就亲自送那跳蚤进地狱,不,一秒――

踢到床边那团撕烂了的色衣物的时候,静雄觉得自己的神经绷断了。



令静雄感到愤怒的并不只是之前那场半途而废的性事,蹩脚的争吵和折原临也出逃的把戏;三个月前他在那家伙的公寓楼下鬼使神差地停下车,发的跳蚤混蛋隔着窗子脸上还浮现出个爬行动物般生动的笑容,一只手扯起毛领外套,却露着小半个肩膀――平和岛静雄的旅程从一开始就很糟糕。





折原临也是在后半夜回来的,看上去神清气爽,还哼着首时下流行的歌。静雄砸过去一个烟灰缸的时候他侧了侧头,那东西像个小型炮弹一样撞在门上,玻璃碎片连着里面的烟头落了一地。

“你个跳蚤竟然敢躲啊啊啊啊啊――”

“真是不讲道理啊――不像小静,我好歹是个普通人,被那个打中怎么都会受伤的。”

临也踢了踢脚边的碎玻璃,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微笑里就带了些嘲弄的意味。

“不好啊,实在是不好。反正是我付的钱,小静就觉得这房间怎么破坏都无所谓吗?真是头疼哪,有力气没处使的话去街上随便找个人干一架怎样?要是这样能被送进警署就更好了。――怎么,”他看了看金发男人裸着的上身,像是觉得不可思议般做了个手势,“因为衬衫被我穿走了不能出门?小静原来也有羞耻心吗?明明就只是个怪物而已。”

“临―也―君―哟―”在额角浮出青筋的同时静雄几乎是咬着牙向外吐字,“说这么多就是想在这里被了结掉吧?啊啊,就是这样没错啊。杀掉,现在就杀掉――”

接着他的鼻子被什么金属类的东西给砸中了――是他的车钥匙。

在静雄第二次爆发之前临也走到了他的面前,脖子在昏暗的光线里像是牛奶浑浊的白,他烦躁地拧着本来就很少放松下来的眉头,嗓音嘶哑而低沉。

“你这混蛋开车出去搞什么鬼?”

“压力消除。”

临也简短地说,仿佛这时候才开始感到不愉快一样微微别过脸,“开车很方便啊。因为太方便了,就顺便再去拜访了一下小静没抢到钱的那家银行。”

“还不都是你玩的鬼花样吗啊啊?!”

“讨厌啊,我只是知道那银行要关门的事而已。小静不明白吧?我只需要知道就好了,看着人们接下来会怎么行动――比如银行的那老头被你用枪指着时候的反应――才是人生一大乐事。啊,当然包括他看到车上的我那会儿的表情。只有人类才这般有血有肉,惹人爱怜。人类LOVE。”

他语调轻快地说着,偏过头看向静雄的时候目光里除了捉弄更多的是厌恶和怒意;静雄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用不着管你这跳蚤都在扯些什么混账东西,总之把你那个烂掉的脑子拧下来就好了吧?去死。”

一阵短暂的沉默,接着临也忽然说道,“糟透了。”

眨眼间锐利的刀锋由上方直冲着静雄的腹部而去,他一手扳住临也的手腕另一手把对方整个身体向后方的床上摔去,自己也翻过身去钳制住临也的下一步动作――然而这个体势让他忍不住骂出了声――啊啊,就和几个小时之前一样。

――该死的。

临也则惋惜地望着刚才脱手之后被丢远的那把小刀,拉长着声调,“小静啊――”

“闭嘴。”

“在这种破地方飙车竟然也能遇上像白机车那么麻烦的家伙,穿着小静的衬衫开着小静的车被拦下来已经够糟糕的了,还要我出示驾驶证――天哪,他们不明白像小静的死样子肯定不会有那种东西的吗――”

“……闭嘴。”

“所以只能踩油门逃啦。好不容易才稍微甩开他们一点……谁知道呢,说不定之后还会追过来。不过我玩腻了。”

“飙车这种消除压力的方式我腻了。”临也重复道,“简直糟透了。”



静雄没有说话,只是下死劲盯着正下方的临也,他侧颈上有一小块青紫的瘀痕,是之前自己咬出来的;随即临也就吊着眼角像回应挑衅一般望了回来――这家伙的焦躁感其实不比自己更少,在这一点上静雄确实觉得心情愉快。

“怎么?”

临也挑了挑眉,语气柔和而甜蜜。“性无能。”

那轻飘飘的声音刚落地的时候,静雄就粗暴地吻了下去。





(…..无证司机,还性无能……..)←快去死
CATEGORY : DRRR!!

冷たい海

2010.06.10 *Thu
虽然正文还没写完但.....它还是某paro的番外样的东西><
以小八房求兰青!振臂
就...就这样吧...(喂)
CATEGORY : DRRR!!

某paro

2010.05.30 *Sun
....在干啥呢我自己




在刚才的暴怒中被他捏到变形的氧气罐从他手里滑落了下去,撞在床角发出一声不那么愉快的钝响——狭窄的房间里蔓延开去的鲜血的气味似乎把空气里原本就很微弱的那一丝爬虫类动物的气息也给掩盖过去了;要不是这样的话那跳蚤早就应该无所遁形,就在这里,在他的面前,如同在他没有弄丢折原临也的行踪之前,他从未打算去弄清楚次数的成千上万个令人焦躁的相遇一样。
静雄像无法完全归于沉寂的火山一样胡乱地伸手去口袋里摸出烟来,之前被雨淋得透湿的烟盒在他手中成了个扭曲的形状。他叼着烟却怎么也无法在同样的地方找到打火机,身后破旧的电视机又像夏夜不绝于耳的虫声那样发出短促而杂乱的噪音——他努力按捺着一拳向着电视屏幕上砸过去的冲动,接着那人的声音就从脑海中飘出来,“对没有生命的东西也是那种狂犬般的态度呢,小静——”,声调轻飘飘地悬在半空,尾音拉得老长。
他曾经想把那个声音掐断在临也的喉咙里,就像他其实能够轻易地折断那人的脖子一样。他也确实尝试着这样做过,那人原本白皙的脖颈在月光映照下变成了病态的青白色,明明应该比放久了的牛奶更令人作呕;然而当他伸过手去的那一瞬间他却想起了香草奶昔的样子——随即临也带着些嘲弄的微笑映在了他的眼里,同时他胸中那束燃烧着的火焰就再也没有熄灭过。
CATEGORY : DRRR!!

Copyright © This Cat Is A Landmine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bee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