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This Archive : 2010年08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继续攒片段

2010.08.24 *Tue
www虽然第一段不是这分类里的


[いちごミルクの人]花

走在前面的男人忽然蹲了下来,专注地望着地面上那一小捧花束,花瓣在微风里轻轻摇动着。

宫城一言不发地抿着嘴唇,她溜肩的上司半个侧脸都在夕阳橘黄色的微光里面,眯细着眼睛嘴角有个若有似无的微笑――自从那天在桥上伊达从身后拿出花束之后,她总觉得这人那软绵绵的笑容里都能开出花来,就好像她真的相信了那个拙劣的魔术一样。

可是这会儿他蹲在她的哥哥死去的街角,注视着花束一动不动,一瞬间她难受得几乎想哭。

“伊达先生,”她喊道,对方愣了愣才回过头,看着她有点不知所措,连眼角的鱼尾纹都一清二楚。

该回警局啦,她索性板起脸,那人啊了一声慌张地挠着头,接着苦着个脸开始往来时的桥上走;而她只是望着那个背影,视野里就有花瓣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



デュラララ木さん

这一次折原临也并没有在月圆之后的那个清晨一身狼狈地出现在密医的公寓门口;直到几天后的下午新罗才在图书馆的小阅览室里见到他,那时候情报贩子正随手将一本普希金诗集放回书架上,看过去毫发无伤,除了颈窝处一小块与全身打扮不那么协调的兔子形胶布。

“对,是那两个小姑娘干的,”看见长年的好友开始在眼镜后面露出笑意时临也没好气地承认道,一边伸手去扯开那块胶布,映照着夏日午后的阳光脖颈越发显得苍白。他身体的恢复速度还是比常人快很多,就连颈窝的那道伤口现在也只剩下淡青紫色的痕迹――那天在荒无人迹的野地里静雄大概是想就这么把他吞食拆分入腹,血肉连着骨头一起,他轻快地想道。

“嘛,虽然是折原君的话其实怎样都好啦,”密医微笑着朝那个印迹看了一眼,“看来那真不是普通的咬合力度。”

“普通?我还以为霸王龙早就在地球上销声匿迹了……别碰,疼死了……我说啊,像小静这种狼人也太犯规了点吧?”

那折原君自己又怎样呢?对方轻松地反问道。他低垂下眼皮扭着一边的嘴角笑了出来;――你明明知道嘛,新罗。



ヴァロヴァロマジかわいい

“啊啊――让我猜猜,这一刀是准备直接切入我的喉咙,因为你觉得那是让我停止说话的最有效的方法?”男人挑着细长的眼角,手指滑过金色的折扇然后轻飘飘地按在刀尖上,那迫近他喉头的长刀也并未因此退开半分。他饶有兴味地望着自己的部下,面前的异国女子披散着金发,穿着小袖和肩衣却在领口处露出些许白皙的肌肤。
“当然这的确是你的作风,瓦罗娜小姐。不,或者应该说,”他极尽拿腔作势地说着,那个声音却令人不禁想起秋日高远的天空来――接着便微微一笑。
“――我美丽的长剑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 DRRR!!

Copyright © This Cat Is A Landmine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bee
08
1
2
3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5
26
27
28
29
30
3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